<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

          首頁

          恐怖靈異

          陰陽生死道!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陰陽生死道。 第206章 流血的符紙

              手機版永久網址:m.74j.net

              之前那些符咒,立刻胡亂的貼在女尸的臉上。

              有的直接貼住了面門,剩下的圍做一圈,分別塞在她的耳朵和嘴巴里。

              那顆人頭劇烈的掙扎,她的腦袋嘭嘭的抽搐,咣當一聲落在地面上,發出沉重的悶響。

              好在是地下室,面積又比較小,回音雖然很大,也不至于被別人發現,這里只有我和柳初。

              她在掙扎一會之后,從眼角里流出一行水,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眼淚。

              我心里清楚,這是從冰箱里凍久了之后滑出來的水。

              就在這只人頭被鎖定后,冰箱里面的腐肉,也開始躁動不安。

              發出砰隆砰隆的響聲。

              要不是我及時的用符咒先控制好了人頭,恐怕它們都要從冰箱里炸出來。

              柳初緩了一會兒之后,倒沒有先前那么恐懼,而是大膽的站出來。

              “這難道就是李瑩瑩?”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我與李瑩瑩只見過一面,也沒有辦法太過武斷的判斷。

              柳初跟我的情況差不多,這女尸的臉已經面容扭曲,況且又被凍了這么久,臉上早已是青一塊紫一塊,根本看不出個人樣。

              柳初拿出手機,開始搜索關于李瑩瑩的信息。

              但凡是先前約見過的,她都有記錄,這是柳初的習慣。

              目前,憑借照片比對是唯一快捷有效的方法。

              具體的,就要拿回去做實踐了。

              在成功的將那顆跳動的人頭封印起來后,我又抓緊把冰箱的剩余柜子打開,將里面的凍肉全數拿了出來。

              和陳晨先前敘述的并不一樣。

              他之前跟我說,明明只拿了幾塊碎尸,其中并不包含人頭,那這頭,還有剩下的一部分又是怎么來的呢?

              正在柳初也同樣疑惑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是人頭和那些尸體,主動找到了陳晨住的地方!

              柳初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你是認真的嗎?”

              怕她覺得我在沒根據的開玩笑,我認真的點了點頭。

              “沒錯,你看這人頭的左右兩側在顴骨和下巴骨的位置,有一些明顯的擦傷!

              “當是在跳過來的時候,不小心刮蹭到了!

              “這也說不準吧,萬一是被碎尸的時候擦到的呢?”柳初反駁道。

              我沒有繼續和她爭辯,而是把剩下的碎肉,都一并拿了出來,進行簡單的打量后,發現少了兩只手。

              忽然,砰的一聲響,腦袋頂上的燈泡碎裂!

              嚇了我和柳初一跳!

              好在是白天,那些玻璃碴子崩下來,打在身上,扎破了一點皮,也并非什么致命傷。

              “看來這是在給咱們警告!”

              我頓時明白了過來,柳初嘟囔著拔掉了身上的兩枚玻璃碴子。

              “這尸體真是死了,都不讓人安心!

              我蹲下身,順帶在那些腐肉的袋子上面,各寫下血咒。

              然后堆放在一起。

              它們就像被捉住的活魚,此刻也停止了掙扎。

              將人頭和底下黑色袋子的符咒堆成一個小金字塔的形狀,柳初見了,打了一個冷顫。

              “看好它們,我去把那兩只手拿回來!

              “你知道它們在哪里?”

              柳初有點驚訝。

              “當然!

              我刻意的看了一眼床底,總共就這么大點空間,難不成還能憑空蒸發?

              這幫家伙既然跟我玩起了捉迷藏,那我就奉陪到底!

              “不就是兩只斷了的手嗎?難不成還能玩出什么新花樣?”

              我相當不屑。

              剛一開口,它們兩個就像受到了挑釁,嗖的一聲,一只爛蘋果沖我打了過來!

              這只蘋果先前是放在桌子上的,就在靠窗子不遠的地方,有一只破爛的小木桌,旁邊還有已經腐爛的原木板凳。

              之前那只還掛著濕答答的水液的手,像一只蜘蛛,來回的在腐朽的桌面上跳動。

              樣子瞅著相當詭異。

              就在我走過去的瞬間,它十分靈活,從桌子上跳了下去。

              柳初一直緊盯著這邊的情況:“用不用我幫忙?”

              “管好你自己,有兩只手,它們很快會回去,將頭顱上面的符咒撕下來!

              柳初剛吐了一個字,好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忽然又傳出啊的一聲叫嚷。

              知道出事了,有可能是調虎離山,我也沒太搭理,先解決一個是一個,至于柳初那邊的情況,一會再說。

              果斷捏出了一道符咒,在黃紙上面,寫下道道符文。

              只見嗖的一聲,它跟隨那斷手鉆入了床底下。

              噼里啪啦的幾聲響,斷手反應劇烈,差點把床子的木板給頂開。

              掙扎一段時間后,我大喊一聲:“收!”

              那斷手立刻沒了力氣,我掐動二指,往后一抻,符紙連帶著斷手一起被拽了出來!

              直見那黃色的符紙驟然變大,已經將斷手包裹住,一層又一層,就跟繭蛹似的。

              我松了一口氣,事實上,這口氣還沒來得及喘勻,回頭的瞬間,柳初的手,已經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感到有些奇怪。

              不對!這股陰氣太強烈了!絕對不是柳初。

              猛的回頭,已經在手掌心刻下一道符文,砰地拍了過去,剛好拍在那只血手上。

              血手被打到命脈,抽搐兩下,迅速彈開,它的指甲銳利,猛地揮舞過來,張牙舞爪。

              我怎么可能怕一只斷手呢?

              先是退后幾步,按照之前的方法,如法炮制!

              符咒層層地在它面前來回的翻滾。

              這只右手的攻擊能力比左手要強,它來回的抓撓,將符咒抓出一道道血印子。

              甚至還在刮破符咒的時候,冒出了層層的血,那血剩著黃紙最上方的位置,嘩嘩往下流。

              我感到情況變得異常,十分奇怪,并且蹊蹺。

              這是一截血手沒錯,可符紙是不會流血的,流了這么多的血,事出必有妖。

              果真,這手居然斷了一指。

              血液是從那里流淌出來的。

              要么是生前所為,要么是剛才為了拼盡全力,掙脫這符紙所為。

              “放開我,放開我!”

              我還以為是斷手拼命的吶喊,后來一想不對,它沒有嘴!

              偏頭一看,發覺這聲音居然來自那只詭異的人頭。

              盡管她的嗓子里已經被塞了一張黃紙,聲音沙啞的很,還是竭盡全力的大喊著。
          欧美日韩国产成人高清视频,日本一级a大片免费视频,亚洲日本二线一线不卡,一本久久黄色视频,久久片久久级,久久七人人干人人操人人摸
                <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