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

          首頁

          都市言情

          相公太冷:下堂媳婦不回頭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相公太冷:下堂媳婦不回頭: 第576章 全劇終

              手機版永久網址:m.74j.net

              穆盈看著沈錦突然發亮的臉,吞下了嘴邊的話。

              因為有了希望,沈錦全身的力量都回來了。

              “暗叔,傳信給大哥,不顧一切力量支持晉王,一定要把太子捉拿歸案!”

              話一落,突然有人傳聲:“還要你想著!臭丫頭,到了外面就連哥哥嫂子都不記得了?”

              “大哥?眉兒?哥?”

              一年多不見的康文軒扶著抱著兒子的柳眉兒,還有一臉精神,身邊跟著美麗動人的顧雙雙,沈錦呆了!

              季文燁拉過顧雙雙:“妹妹,這是你嫂子!

              嫂子?

              顧雙雙嫁給了她哥哥?

              “哥哥,你們什么時候成的親?”

              顧雙雙小臉羞紅:“你哥說,等你回來給我們主持婚禮!”

              “眉兒、雙雙!”

              沈錦撲了過去,一手摟著一個,頓時哭了!

              柳眉兒一臉的慈母神態,她把兒子遞給了自己夫君,騰出手反摟住沈錦:“你這個壞蛋,可知道我們有多想你?想去京城看你,又怕暴露目標。好在前不久你大哥把銀子送去七爺手中,才知道你回來了!回來好,回來就好了!”

              顧雙雙不知道說什么,季文燁上前:“妹妹,大哥不僅把你所有的分成都送去了七爺手中,大嫂還從柳家調了三十萬兩白銀送去。你放心,妹夫是個貴人,他一定會活著回來見你的!”

              為了她,哥哥們、嫂嫂們付出了多少?

              不管太子死不死,可鹽商的管理權在百里一族,她沈錦是大股東!

              沈錦抹了一把淚:“大哥、哥,兩位嫂子,從明天起,我們開始賺大錢!”

              正值金秋十月,瓜果瓢香的季節,孫鎖村收購野果的季節又來了!

              青塘山莊收購野果的公告一出,不僅全村,就是全鎮都動了起來…

              宋遠誠聽說沈錦回來了,像只野馬似的沖了進來:“阿錦姐!你…”

              十六歲的小伙子已經有了男子漢的模樣,沈錦挺著大肚看著他:“我怎么了?還不過來給你大外甥打招呼?”

              “阿錦姐,我太喜歡你了!”

              一邊的鐵頭一臉嫌棄:“去去,我姐才不要你喜歡呢!我姐有我姐夫喜歡,你滾一邊去!”

              可十四歲的鐵花不樂意了:“哥,你為什么這樣說遠誠哥?多一個人喜歡姐姐不是更好么?鐵蛋,我說是不是?”

              十二歲的鐵蛋已是個小男人了,他精氣十足:“那當然!遠誠哥,我答應你也喜歡我大姐!”

              已經是小秀才的沈七郎在一邊傻笑:果然三姐回來了,這家里就熱鬧了!

              穆盈見識了這果酒與白酒厲害,見沈錦終于沒事了,她松了口氣:“親,姐得去追愛人了,你好好在家呆著,我會幫你把男人找回來!

              這么久,穆盈一直陪著自己,沈錦心存感激:“親,你年紀不小了吧?那男人快三十了,趕緊去造個小人出來!”

              話一落,穆盈臉一紅:“去!我是這么饑不擇食的人么?”

              沈錦抱著她親了一個:“你們要抓緊點,要不然侄兒比叔叔還大!還有,對付龜毛的男人,別太淑女了!”

              話落,穆盈一巴掌甩了過去:“是誰說,女人要優雅賢淑的?又是誰說男人不喜歡比自己還粗魯的女人的?原來你在哄我的啊?”

              沈錦一心虛:“我這不是當初不知道你是敵是友么?現在我與你說實話,該撲倒時就撲倒,該出手時就出手,趕緊去造小人去!對了,我七叔也是個處,記得拿出你的本事來哦!”

              “滾!他是處老娘就不是處了?再胡說,我劈了你!”

              沈錦做了個鬼臉:“你身是處,可你心不是處!姐姐,別告訴我你沒看過A片!”

              為毛這樣她都猜得到?

              前一世,她就悄悄看過兩次好么!

              穆盈臉一紅牙一咬:“懶得跟你這腐女說話,我走了,等著我給你把男人找回來!”

              “哎,一路順風!”

              穆盈走了,山莊恢復了忙碌,大家都在等著今年山莊的第一批度假客人進門。

              “小姐,你快來看看這是誰!”

              凌燕手里拎著一個人跑了進來,一臉的興奮仿佛撿了寶貝一般。

              “誰?”

              “令狐雙燕!”

              啊?

              遼東郡主?

              沈錦傻了眼:眼前這個叫化婆似的人,是那個淫蕩驕傲的令狐雙燕?

              “凌燕,你從哪遇到她?”

              “魯東府!她好似被人打傻了!”

              被人打傻了?

              她這是又搶了別人的男人,遇上個吃生米的吧?

              令狐雙燕看著沈錦半晌,仿佛認識她一般,安靜的她尖叫起來:“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搶你男人了…我不搶了還不成嗎?別打我…嗚嗚嗚…別打我…”

              凌燕與凌雙這幾個月都在外打探戰況,看到令狐雙燕成了這樣,她輕嘆一聲:“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會想得到眼前這瘋婆子是當年的遼東郡主?小姐,現在怎么辦?”

              瘋成了這樣,再收拾她也沒意思了。

              “找人給令狐良燁去個信,然后把她關起來,給她點飯吃,別讓她餓死凍死了就行!

              “是,小姐!

              消息一直有送來,戰況一直在交織著。

              如今圍剿太子成了圍剿反賊,這自然成了百里族的任務。

              只是太子占據的地勢太優良,他占不到便宜,可百里軍一時也攻占不下。

              眼見年關到了,大祈半壁江山都在風雪之中,外面滴水成冰,老百姓都窩在了屋里焐冬了。

              含廬城內一片凄涼,幾個月戰事下來缺衣少糧,將士們苦不堪言。

              可百里軍大帳中,一壇壇的高度酒,每天每人都分到半斤,一日分三次喝光,頓時渾身暖洋洋…

              將軍帳中,百里染與他的手下正喝著酒,突然一聲報告:“七爺,有秘信到!”

              明天就是大年了,一松下來,沈錦覺得全身都沒有了力氣。

              坐在山莊水塘的亭子上,沈錦看著這被冰雪覆蓋的水塘,她摸了摸肚子:“寶貝,過大年是親人團聚的日子,可你爹卻不知人在何處?他是不是又娶妻,根本不要我們娘倆了?”

              “誰說的?他哪來的這么蠢,丟了嬌妻去找根野草,寶貝,你爹沒這么傻喲!”

              沈錦頭一晃:完了,她癔癥了,出現幻聽了!

              突然一雙大手把她摟進一個寬敞的懷抱,回頭一望,沈錦完全滯呆了…

              她揉了揉雙眼:“我一定是出現幻覺了!”

              身后一聲輕嘆:“媳婦兒,對不起,讓你牽掛了!你沒看錯,我回來了!”

              一句話,一聲輕嘆,冰天雪地的塘面上春暖花開,萬物復蘇…

              “蘇長青,你這個壞蛋!”

              “我在!”

              “哎喲,我肚子好痛!”

              “媳婦兒,你怎么了?”

              沈錦痛苦中帶著歡喜:“蘇長青,你兒子要出來接你啦!”

              一年后,洪啟元年。

              老皇帝因身體虧空,萬念懼灰,終于重病之中宣布退位,這是大祈史上第一位退位的帝王…

              三月二十八日,新帝登基號稱洪啟,是指洪福齊天的開始。

              二十日這一天,京城外幾輛外表毫不起眼的馬車悄悄到了城門口,車簾一掀一個粉糯糯的小男孩子伸出頭來:“娘,城門!”

              緊接著,一個迷得人不要錢的女孩也伸出頭來:“爹,抱抱!

              沈錦大年前一天生下龍鳳雙胎,如今已經一歲零三個月,這是他們兄妹第一次進京城。

              見女兒果果這么嬌,沈錦輕拍了她一下:“別鬧你爹,一個路你就抱個沒停!”

              果果不哭反而咧嘴笑:“爹,喜歡果果,不喜歡哥哥!

              “馬屁精!”

              小男孩異常成熟,他白了自己妹妹一眼,手一指:“鐵頭舅舅,馬!”

              是的,十八歲的鐵頭已經是個大小伙子了,高大結實的他騎在馬上,竟然與蘇長青有三分的神似。

              他手一伸,樹樹就到了他的懷里:“樹樹,馬韁給你!”

              “三舅最好!”

              說罷,一臉得意!

              看著這對小兒女每天都來的一幕,鐵花做了個鬼臉:“天天玩,也不膩味啊?”

              齊聲:“小姨討厭!”

              鐵花哭:我很可愛的好不好!

              一入百里府,迎接的人排成了長隊。

              百里老夫人雖然年近七十,可因為沈錦的仙果酒行動如五十人許。

              一看到兩個粉糯糯的曾孫,一把摟著嚎啕大哭…

              “果果見過老祖宗!

              “樹樹見過老祖宗!”

              “孫兒長青、孫媳錦繡,見過祖父、祖母!”

              百里墨云威嚴的臉上一臉欣慰:“青兒,全家人可都入京了?”

              蘇長青一點頭:“嗯,入京了!”

              三月二十八日,大吉。

              燕若漪一身隆裝,一手牽著樹樹、一手拉著果果:“阿錦,一會我們上去之后,你就與蘇將軍上來站在我身邊!”

              沈錦看著艷麗無雙卻神情寧靜的燕若漪:“真要把他們帶上去?”

              “嗯,不管以后我與皇上有幾個兒女,他們永遠都是我們的義子義女!”

              康家封為第一皇商忠義公,季文燁承繼了義康王一脈,被封為承義伯,安家軍鐵血八將除蘇長青封異姓王外,一個個都連升三級、賞賜豐厚。

              特別是木先生,已經被封為大祈丞相,并指定要當樹樹的啟蒙老師…

              這些封鎖都是應該的,畢竟這群漢子為了晉王的天下,拋頭顱、酒熱血、送錢財。

              只是孩子們還這么小,就給他們封賞,這真的好么?

              可沈錦知道,商量了這么久這對夫妻甚至快翻臉了都沒答應,現在說什么都遲了!

              這日的大典,皇后身邊的一對金童玉女亮瞎了眾大臣的眼,沒人知道這對漂亮得耀人眼珠的小家伙是誰,直到男孩子被封為祈郡王、魯南郡主后,眾人這才明白這是新晉異姓王魯南王的那對龍鳳胎…

              全劇終
          欧美日韩国产成人高清视频,日本一级a大片免费视频,亚洲日本二线一线不卡,一本久久黄色视频,久久片久久级,久久七人人干人人操人人摸
                <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