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

          首頁

          都市言情

          職場沉浮錄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職場沉浮錄: 第3160章 當局者迷

              邵冰雨地目光從喬梁臉上移開,也沒有為難喬梁的意思,她和喬梁相識相知,知道喬梁就不是一個擅長說甜言蜜語哄女人開心的人,此時也不指望喬梁能說出什么讓她開懷的話。

              目光轉向窗外,邵冰雨看著樓下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仿若自言自語道,“人活在這個世上,不管我們自個愿不愿意,總是會被命運推著往前走,有時候甚至連我們自己都無從選擇,就像我和心儀,我們都想有一段能白頭偕老的婚姻,但這看似普通的愿望,卻離我們如此之遠。我們都是被男人傷透的人,尤其是經歷了離婚后,都不再對婚姻抱有期望,我和心儀以前經常秉燭夜談,她說她這輩子都不想再結婚了,今后只想在事業上好好努力,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我當時就想,其實這樣也挺好,人總要給自己找個寄托,婚姻指望不上了,那就寄托在事業上!

              聽著邵冰雨的話,喬梁一時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要說婚姻不幸,他是不是也應該算是其中的一員?他也是離過婚的人,和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只是一想到呂倩,喬梁覺得自己又是幸福的。

              邵冰雨回頭看了看喬梁,突然問道,“喬梁,聽說你要和呂倩舉行婚禮了?”

              喬梁點頭道,“嗯,就在月底!

              喬梁回答這個問題時,猜到邵冰雨多半是從葉心儀那聽到的消息,上次他跟葉心儀說了這事,如果不是葉心儀告訴邵冰雨,邵冰雨不可能知道。

              邵冰雨微微一笑,“真好,我在事業上羨慕心儀,在感情上羨慕呂倩,唯獨覺得自己過得不好,你說我是不是太不懂得知足了?”

              喬梁苦笑道,“冰雨,你這還真讓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邵冰雨幽幽道,“你現在連我的眼神都不敢看!

              喬梁微微尷尬,一時不知道說啥,只能再次轉移話題道,“冰雨,你剛剛問我要不要去黃原的問題,我覺得其實沒什么好考慮的,你想走就走,想留下來就留下來,遵循你的本心就好,如果你覺得在江州呆了不開心,那就離開,又或許你考慮將來的成長空間,覺得去黃原有更大的前途,那就更應該離開,當然了,你要是覺得留在江州更好,那就留下來,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本心,沒必要猶豫不決的!

              邵冰雨看著喬梁道,“喬梁,你這話題轉移得可不怎么高明!

              邵冰雨說著,給了喬梁一個白眼,“我可是在認真征求你的意見,你倒好,給我的這個建議說了等于沒說!

              邵冰雨說完陷入了沉默,她對自己和喬梁的關系早就釋懷,喬梁就算沒有選擇呂倩,橫亙在她和喬梁中間的還有葉心儀,所以她和喬梁最終也不見得能修成正果,因此,她如今只想跟葉心儀一樣,把心思都放在事業上,在體制內搏出一番天地來,所以這次面臨調到黃原和留在江州的兩個選項之間,她才會陷入難以選擇的矛盾中。

              一方面,邵冰雨認為去黃原可以為自己打開向上的空間,但另一方面,她也擔心那位林領導給她的許諾沒辦法變成現實,并不是她不信任那位林領導,而是就像喬梁剛剛說的,能否提拔她擔任省婦聯副職,并不是那位林領導能完全做主的。

              人這一輩子,無時無刻不在面臨著選擇,這個選擇或大或小,或無關緊要,或決定著人生的下一程,亦或者決定著往后余生。

              面對邵冰雨征求自己的意見,喬梁沒法給出具體的建議,只能讓其遵循自己的本心,喬梁很清楚,邵冰雨要的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建議,而是心靈上的依靠,但這恰恰是他沒辦法給對方的。

              兩個人像老朋友一樣聊著天,但又夾雜著某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氛。

              得知邵冰雨還沒吃晚飯,喬梁又主動陪其到旁邊的一家特色面館吃了碗面。

              邵冰雨剛剛是才從單位離開的,因為離租住的公寓不算遠,邵冰雨下班基本不用單位的配車,而是步行回家,這也是喬梁剛才能碰到邵冰雨的緣故。

              人生,經常伴隨著意外和驚喜。

              邵冰雨想不到自己會在這樣的時候和喬梁相遇在街頭,冥冥之中,邵冰雨似乎愈發相信命運自有安排。

              一碗面下肚,喬梁撫著肚皮,笑呵呵地對邵冰雨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邵冰雨看著喬梁,“什么事?”

              喬梁笑道,“我晚飯也還沒吃來著,難怪我總覺得什么事沒做!

              喬梁這話本是想活躍下氣氛,邵冰雨聽了,臉上卻隱隱露出心疼的神色,“喬梁,你工作再忙也得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要忘了吃飯!

              看到邵冰雨發自內心流露出的關心,喬梁愣了一下,心里暖暖的,笑道,“放心吧,我會的,你也一樣,要照顧好自己!

              邵冰雨輕點著頭,喬梁的話,似乎觸動到了她內心深處的某根弦。

              目光凝視著喬梁,邵冰雨突然道,“喬梁,晚上回宿舍嗎?”

              說著,邵冰雨頓了頓,聲音不自覺地低了幾分,“去我那呆一會!

              喬梁怔住,瞅了瞅邵冰雨,從邵冰雨的眼神里,喬梁隱約讀懂了什么。

              這一刻,喬梁猶豫了,他知道,邵冰雨要的并不是單純身體上的愉悅,而是需要情感的寄托,這不是喬梁所能給的。

              短暫的沉默后,喬梁道,“冰雨,晚上我要回達關,明早有工作安排!

              邵冰雨聞言,臉上的神色愈發落寞,不管喬梁是不是真的明早有工作安排,她都知道喬梁這是在變相拒絕自己,這讓邵冰雨內心感到無比失落,她其實并不想向喬梁索取什么,也不需要喬梁給她什么承諾,只是想著在喬梁結婚之前和喬梁最后放肆一次,她相信喬梁能讀懂她的暗示,但喬梁既然婉拒了,邵冰雨臉皮再厚也不可能再明著說出來。

              兩人都沉默著,一會,邵冰雨主動道,“喬梁,既然你還要趕回達關,那就早點回去,免得耽誤了你明早的工作!

              喬梁道,“沒事,現在還不是很晚!

              邵冰雨道,“也不早了,飯也吃完了,我要回去了!

              聽邵冰雨這么說,喬梁不知道邵冰雨是不是因為自己剛剛的婉拒而生氣了,但這時候他也不好說啥。

              邵冰雨說完站起身拿著手包往外走,喬梁一邊跟上一邊拿出手機給司機魏浩云打電話,讓魏浩云把車開過來。

              “冰雨,我讓司機開車過來了,你先等一下,我送你一塊回去!眴塘航凶∩郾。

              “不必了,這里離宿舍不遠,我走回去就行了!鄙郾険u了搖頭,又深深看了喬梁一眼,“喬梁,祝你和呂倩幸福!

              喬梁點頭道,“謝謝!

              邵冰雨轉身走了,喬梁張了張口,想要喊出口的話到嘴邊終歸又咽了回去,他不知道邵冰雨現在是否生他的氣,但這時候他叫住邵冰雨又能干嘛?還不如給對方一點空間。

              路上,邵冰雨的腳步匆忙而又慌亂,她其實并不是生喬梁的氣,她是為自己感到害臊,明知道喬梁要結婚了,她還想和喬梁最后放肆一次,而喬梁的婉拒一方面固然讓她失望,另一方面卻又讓她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這樣的喬梁,或許才是她真正喜歡上的原因,對方并不是單純看中她的美貌,也不是想玩弄她。

              后邊,喬梁依舊佇立在原地,默默看著邵冰雨離去的背影,心里嘆息了一聲,人這一輩子最怕欠的就是感情債,他喬梁何德何能,能讓幾個優秀的女人都喜歡著他?

              幾分鐘后,魏浩云開車過來了,喬梁一看就知道魏浩云一直在附近等著,也沒說啥,上車后就讓魏浩云開車返回達關。

              次日上午,喬梁帶領相關部門負責人到縣商會調研考察,并且在縣商會召開了座談會。

              會上,喬梁充分肯定了縣商會對達關縣經濟發展所做的貢獻,同時,喬梁表示,要充分發揮縣商會的橋梁紐帶作用,與在外各地成立的達關商會加強聯系,將宣傳推介達關的經濟發展政策作為一項重要任務,放大商會的資源集聚效應,讓更多的達關籍企業家把目光投向家鄉發展。

              喬梁指示,臨近年底,很多在外的達關籍企業家會回家過年,有關部門要和縣商會密切做好溝通和協調工作,積極籌備,為春節即將舉辦的達關籍企業家聯誼會暨招商大會做好準備工作。

              喬梁在縣商會開會時,省大院,省組織部長金清輝的辦公室。

              此刻,金清輝剛接完廖谷鋒的電話,這時秘書走進來匯報道,“部長,關州市的宋良同志來了!

              聽到秘書的匯報,金清輝無奈地揉了揉眉心,廖谷鋒才剛打完電話呢,宋良人就到了外面,對方這時間拿捏得真好。

              金清輝并不知道宋良是到了省大院后又厚著臉皮懇求廖谷鋒給金清輝打電話,所以才會給金清輝感覺宋良仿佛是踩著點到。

              請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閱讀https://m.j71.net
          欧美日韩国产成人高清视频,日本一级a大片免费视频,亚洲日本二线一线不卡,一本久久黄色视频,久久片久久级,久久七人人干人人操人人摸
                <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