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

          首頁

          都市言情

          葉凡唐若雪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葉凡唐若雪: 第三千七百二十一章 真讓我生氣了

              “動你了,怎么樣?”

              葉凡松開了左手,紅衣女郎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她失去了戰斗能力,力氣也隨之渙散,雙手死死捂住喉嚨,想要堵住流淌的鮮血,卻怎么都堵不住。

              紅衣女郎不相信的看著葉凡,喉嚨割破透風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她至死都不相信,葉凡能夠繞過層層保護出現在自己身后抹刀。

              而且還是輕描淡寫干掉自己。

              她不愿意相信,但溫熱的鮮血和劇烈的疼痛,向她傳輸中著一個信息:這都是真的!

              “嗬嗬……”

              她伸出一手想要抓葉凡的腳,表示她做鬼也不會放過葉凡。

              葉凡不置可否一笑:“痛快點死不好嗎?”

              說完之后,他又對紅衣女郎的傷口補了一腳。

              又是撲的一聲,鮮血再度迸射出來,紅衣女郎眼睛一瞪,徹底失去了生機。

              “啊……”

              不僅紅衣女郎死不瞑目,黑氏將士以及全部賓客也都瞠目結舌。

              連韓素貞和姚辛蕾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沒有誰想到葉凡敢這樣殺了紅衣女郎,也沒有誰想到紅衣女郎就這樣死了。

              沒有群情激憤,沒有誓死報仇。

              黑氏將士雖然是亡命之徒,但遇見葉凡這樣兇橫的主,還是本能生出忌憚和寒意。

              打穿幾百黑氏精銳,現在又當著眾人的面割破紅衣女郎喉嚨,他們豈能不萌發恐懼?

              一切就像一個沒法醒過來,或能夠改變的噩夢。

              黑鱷也是嘴角牽動,剛剛點燃的雪茄又忘記抽了,似乎無法接受這一切。

              倒是葉凡依然保持著平靜,伸手攙扶住姚辛蕾問候:“姚院長,你沒事吧?”

              姚辛蕾打了一個激靈,忍住疼痛擠出一句:“我沒事,我沒事,年輕人,謝謝你!”

              葉凡看著熟悉的面孔,聲音輕柔而出:

              “姚院長,不用客氣,你救了我老婆,就是我最大的恩人,我幫你是應該的!

              “而且你這無妄之災也是我們夫妻引起的,我們有義務有責任保證你的安全!

              “再說了,我當年還欠你……”

              葉凡想說欠她一個人情,但最終又沉默了起來。

              姚辛蕾精神微微恍惚:“孩子,你跟他好像,都是那樣的善解人意,那樣的懂事……”

              她看著眼前的葉凡,依稀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回到那個懂事得讓人心疼的孩子身上。

              葉凡張張嘴要說話,宋紅顏也跑了過來,拿出紅顏白藥給姚辛蕾敷上:

              “姚院長,我給你上藥了,我先扶你坐下!

              “等葉凡處理了眼前的事情,我再讓葉凡給你治療槍傷!

              宋紅顏很有自信:“你放心,我老公是這世界第一的神醫,他一定能夠治好你的槍傷!

              “什么?他叫葉凡?”

              姚辛蕾看著葉凡大吃一驚:“你老公也叫葉凡?”

              宋紅顏聞言一怔,一笑:“沒錯,我老公叫葉凡,姚院長對這個名字很熟悉?”

              姚辛蕾呼出一口長氣,凝聚目光認真審視葉凡,似乎要看出一點什么。

              但她很快又搖搖頭,昔日的孩子怕是早已經死去,哪怕沒有死在風雪中,估計也淪落到工廠打螺絲。

              他不可能成長為大殺四方的葉凡。

              葉凡看出了姚辛蕾的探究,但笑笑沒有回應什么,而是徑直走向黑鱷一伙人。

              “王八蛋,你殺了小虹,你殺了我的女人!”

              “我要你血債血償,我要你血債血償!”

              “殺了他,殺了這惡魔!”

              此時,黑鱷已經從紅衣女郎的橫死反應了過來。

              他一邊往殘存的黑氏將士中退去,一邊手指點著葉凡連連吼叫:“殺了他,賞錢一個億!”

              說完之后,他右手猛揮,殘存的黑氏將士沒有沖鋒,反而下意識退了幾步。

              黑鱷見狀勃然大怒:“混蛋,你們后退干什么?快沖上去殺了他!誰再后退,我殺他全家!”

              這一番威脅出來,殘存的十幾位黑氏將士臉露無奈,抬起武器向葉凡發起了攻擊。

              葉凡語氣淡漠:“黑古拉和黑氏家族已經全部橫死,黑鱷也即將要上路了,你們還要賣命?”

              黑氏將士的攻勢頓時緩了下來!

              盡管他們覺得黑氏家族覆沒不太可能,但如此兇猛的葉凡應該不會虛張聲勢。

              這讓他們生出了矛盾!

              “白癡!黑氏家族根深蒂固,黑氏十萬大軍,他能覆沒個蛋!”

              黑鱷見到部下沒有視死如歸的沖鋒,氣急敗壞的喊了起來:“別給他忽悠了,給我上!”

              馬依拉也附和一句:“就是,黑氏家大業大,哪里可能覆沒?而且我已經看到黑氏戰車了,援兵快到了!

              丁家靜指著窗外喊叫:“對,對,我也看到黑氏戰車了,最多三分鐘就到了!

              聽到黑鱷他們這些話,殘存的黑氏將士徹底牙齒一咬,舉起武器就要把葉凡轟殺。

              “嗖!

              葉凡沒有廢話,手里戰刀猛地一揮。

              只見一道光芒橫掠而過。

              下一秒,六名黑氏將士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身首異處。

              葉凡沒有停歇,左腳一跺,連人帶刀沖前。

              武道卓絕,戰刀鋒利,還裹挾懾人殺意,所過之處,宛如切瓜切菜。

              揮刀的敵人,殺掉。

              放箭的敵人,殺掉。

              開槍的敵人,同歸于盡的敵人,狙擊的敵人,也都統統殺掉。

              三分鐘不到,酒店大廳的黑氏將士就被葉凡殺了一個干凈。

              門外趕赴過來的十幾個黑氏戰兵見狀全都丟掉武器跑路,只是跑出幾十米就吸入白煙重重昏迷倒地。

              葉凡不希望黑鱷身邊的人活下來。

              “殺,殺,殺!”

              最后幾個黑氏保鏢悍不畏死沖過來,結果也被葉凡嗖嗖嗖幾刀砍翻。

              有兩個人還意圖沖去宋紅顏身邊想要劫持,結果更是被葉凡一刀釘在墻壁上痛苦掙扎。

              “王八蛋,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黑鱷看到葉凡不可抵擋,更加驚慌失措。

              他一邊手忙腳亂后退上樓,一邊把附近兩個女人往葉凡身上一推。

              他一副想要阻擋葉凡推進的態勢。

              兩個被推出去的女人高跟鞋掉落,腳步踉蹌身軀搖晃撞向了葉凡。

              滿臉震驚,人見猶憐。

              “小心!”

              葉凡輕聲一句,還伸出左手要攙扶她們,但貼近的時候,左手閃出魚腸劍,一掠。

              撲的一聲,鮮血迸射,兩名驚慌女人咽喉噴血倒地。

              倒在地上的她們也攤開了雙手,右手的戒指上已經打開,露出一枚漆黑的毒針。

              一旦被刺上,估計不死也要脫層皮。

              毫無疑問,這是黑氏早早混入賓客中的探子。

              “混蛋!”

              黑鱷原本要看好戲,想要看葉凡被兩名暗棋注入毒素重創,誰知結果卻是兩名棋子丟掉性命。

              他一邊憤怒葉凡的狠辣無情,一邊震驚葉凡的心細如發。

              馬依拉和韓素貞也是難于置信盯著葉凡。

              葉凡卻沒有半點表情,提著戰刀繼續逼向了黑鱷:“該受死了!”

              “混蛋!”

              黑鱷伸手扯開一個扣子,隨后一扭脖子冷笑,桀驁不馴盯著葉凡:

              “小子,你真讓我生氣了。

              “我告訴你,你很強大很恐怖,但我黑鱷也不弱。

              “我一直躲著你,不是怕你,純粹是不想玉器碰瓦缸,但你非要找死,我也不介意成全你。

              他雙手一探,摸出兩顆炸雷獰笑:“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炸死你!

              炸雷寒光四射,無比攝人。

              葉凡看著黑鱷淡淡開口:“區區炸雷,保不住你!”

              “你羞辱了我老婆,還重兵包圍她,你就必須死!”

              他一抖手里的武器,殺氣疼痛向黑鱷逼近。

              黑鱷一邊后退上樓,一邊連連怒吼:“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真的開炸了!

              他想扔又不敢扔,擔心炸不死葉凡,自己手里再沒有殺手锏。

              葉凡沒有半點波瀾,始終不徐不疾前行。

              黑鱷繼續退后,還不忘記對在場賓客怒吼:“你們快攔住他,我死了,你們全要陪葬!”

              馬依拉聞言喊叫:“韓老板,這里可是盧達旺酒店,你不能讓那混蛋肆意殺人!”

              丁家靜也附和:“沒錯,你有義務保護黑鱷少爺的安全!”

              其余賓客也都紛紛點頭:“黑鱷少爺死了,我們全都要陪葬的!”

              韓素貞輕輕皺起了眉頭,雖然她恨不得黑鱷死,但還是不希望他死在酒店。

              這不僅會讓酒店聲譽嚴重受損,還會讓黑氏大軍血洗整個酒店。

              她想要阻攔和勸告葉凡,但看到葉凡的冰冷態勢,以及滿地的尸首,她又打消自己上前的念頭。

              她輕輕按了一下手腕上的卡地亞手表。

              “滴——”

              一條訊息不引人注意發了出去!接著,韓素貞踏前一步:“住手!”

              請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閱讀https://m.j71.net
          欧美日韩国产成人高清视频,日本一级a大片免费视频,亚洲日本二线一线不卡,一本久久黄色视频,久久片久久级,久久七人人干人人操人人摸
                <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