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

          首頁

          都市言情

          官路高升筆記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官路高升筆記: 第830章 借力打力

              歐陽堅笑笑,再次確定,這個年輕人真是他的福將,比如現在,雖然還要去面對市*委書記和一向霸道的彭立堯,但是輿情這塊交給葉三省,這塊就可以立刻從他心里砍掉,不用再考慮,甚至懶得去問葉三省如何處理,實實在在地松了一大口氣。

              高雪皎晚上依然有局,是中興區法院宴請新華社唐軍,唐軍叫了高雪皎,葉三省只得硬著頭皮去做不速之客,哪知一進包間就看見一位熟人,艾龍劍,以前團市*委的青工部部長,現在在中興區法院做紀檢組長。兩人現在都離開團委,但“他鄉重逢”,不由得都懷念起以前在團委的青蔥歲月,感慨萬千,艾龍劍不遺余力地吹噓葉三省的傳奇故事,包括吸引浩然書記前來江城考察調研,然后又爆了一個更猛的料,說浩然書記這次本想來西川省,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因為葉三省寫了那篇基層團組織建設的報告,浩然書記來看了覺得西川不錯,可是最后還是沒有來,是因為不想跟于銀華爭,也不好擋于銀華的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陳哲光垮臺后,中*央指示要肅清陳哲光流毒,這又牽涉到巨大的人事變動,一大批官員要過關,浩然書記不想牽涉太多,不想來趟渾水。

              大家都一齊稱贊葉三省真是官小名聲大,上達中南海,秤砣小壓千斤。

              法院方還有院長,辦公室主任,前不久辦的一件經濟案件,唐軍寫了一個內參,據說送到了省*委書記顧紹毅和省長嚴宇的案頭,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兼宣傳*部長于銀華還專門做了批示,省院表揚了市院,市院自然加倍表揚他們中興區法院,所以今天請客。其實不用艾龍劍介紹和吹噓,院長和辦公室主任都早就聽說過葉三省的名字和事跡,現在葉三省又是岳興的紅人,又是高雪皎同學,艾龍劍有舊,加倍結納,一頓酒吃得快快樂樂,氣氛熱烈。

              吃完飯艾龍劍非要拉著喝茶,說他做紀檢工作,不好去歌廳酒吧,但喝喝茶還是可以的,唐軍就說洗腳吧,躺一會舒服。

              四人到了洗腳城,要一個大包間,躺上去后,葉三省開始說正題,把“黑”龍江的事一說,唐軍和艾龍劍都哈哈大笑,說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又說這是自相殘殺,一齊指責高雪皎只圖業績,不考慮同學的死活,高雪皎只能苦起臉說他這也是被人利用了,誰知道岳興現在正在做大事呢,唐軍和艾龍劍問什么大事,葉三省說了化工企業,兩人都嚴肅起來,說這事還真報道得不是時候,所以有時候還真是要顧全大局,工作一盤棋,不能認為是正確的事就一定要去做,轉頭問葉三省如何解決。

              葉三省說,現在事情已經出了,報道刊登了,大家看到了,都知道了龍江鎮的龍江水庫水差,這事收不回抹不掉也掩蓋不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根本不理這事,當然不作為也不好,他對于這樣的事情基本上就那幾招:

              喧賓奪主,另外發點更聳人聽聞的報道,立刻就能把現在大眾對于“黑”龍江的關*注蓋過去;逆向操作,反而把這件事大炒特炒,最后把關*注點引向其它;將計就計,利用輿情達到自己的目的,把壞事變好事。

              對于“黑”龍江,他洗不白,也不想洗,他建議高雪皎安排記者繼續報道岳興的不良現象,形成一個系列,比如鳳臺經濟園區的落后,比如岳興小煤礦現在的困境,比如岳興建筑行業的怪象,比如狀元街的不倫不類等等。

              高雪皎立刻明白過來,葉三省這是順勢而為,準備借助輿論對岳興一些人和勢力形成威壓,然后展開行動,連續出幾篇后,誰還會只盯著一個“黑”龍江呢?

              艾龍劍擔心地問這樣搞是不是聲勢太大了?歐陽書記會不會擔心失控?

              葉三省傲然說,這事歐陽書記交給他全權處理,他來承擔責任。

              高雪皎呵呵一笑,既然葉主任開店的不怕大肚皮,我們寫東西的就更不怕往死里寫,明天我就專門安排人整理你們岳興的劣跡。

              葉三省躺在床上搖頭,說最好今晚就開始,明天就見報,首先就寫我們的小煤礦,標題我也給你想了,你覺得有更好的就改,“岳興還有小煤礦”,副標題可以是“直面岳興小煤礦困境”,今晚采訪不了,就先假托一個礦主吧訴訴苦吧。數據你們先自己搜集一些,反正就是現在小煤礦經營相當困難,絕大多數礦主都在苦苦支撐,減產,拖欠工人工資,找不到銷路,借貸,把問題說得越嚴重越好,至少要比“黑”龍江嚴重。

              艾龍劍大叫,你們當著我這個紀檢組長的面,就在這里炮制虛假輿情,該當何罪。

              唐軍淡淡地說,所謂的新聞真相,其實都是局部真相。記者最擅長的,就是把一堆看似真實的材料組合在一起,就形成某種似是而非的結論。比如岳興這個“黑”龍江,這些數據和采訪一結合,可以說是歷史問題,也可以說是岳興的生存環境惡劣,也可以說是岳興人民自強不息,還可以說是市場經濟形勢下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調查實例。

              大家都笑了。

              高雪皎拔打伍勝男的電話,安排任務,然后再指示正在排版的編輯留出版面,準備再上一個封面新聞。

              葉三省在回來的路上,跟高雪皎通了電話后就明白,“黑”龍江洗不白,對方出手穩準狠,只有迎面而上,用一個更加尖銳的話題來轉移注意力,而這個尖銳的話題,正好能夠為我所用。

              接下來,肯定要在這一由化工企業入駐引發的連鎖大棋下出之前解決小煤礦的問題,要搶在這些小煤礦主反應過來之前造成既成事實,葉三省準備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雖然殺敵一萬自己也要損失八百,但是紙包不住火,入駐的企業們遲早會清楚岳興的狀況,現在這么大張旗鼓地自揭傷疤,反而顯示了岳興縣委縣政府的決心,當然,隱微的心思是反正這些都是以前的歷史遺留問題,跟歐陽堅無關,板子打下來,只會到何勇他們屁股上,而歐陽堅,也可能成為打板子的人。

              然后,他接到夏敏的電話,說她們一伙人,主要就是商藏一群股東,準備明天去岳興考察調研,讓葉三省安排一下,做好接待工作。她不知道葉三省已經回到了江城,現在跟她的直線距離不會超過一千米。

              葉三省無語,夏敏就是這樣,總是自作主張,以為拉了一群富二代來替葉三省站臺助陣,說不定后面還會升級,堂而皇之地組織更多的江城企業家包括何沁來岳興,但是現在真不是時候啊,現在葉三省事多得抓毛,哪有閑心去接待這些公子小姐。只得說好,問他們明天什么時候到,會有專人負責接待,安排他們的調研考察。

              請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閱讀https://m.j71.net
          欧美日韩国产成人高清视频,日本一级a大片免费视频,亚洲日本二线一线不卡,一本久久黄色视频,久久片久久级,久久七人人干人人操人人摸
                <ins id="rhkdo"></ins>
              1. <small id="rhkdo"><dfn id="rhkdo"></dfn></small>

              2. <ins id="rhkdo"><video id="rhkdo"><var id="rhkdo"></var></video></ins>

                  <output id="rhkdo"><nobr id="rhkdo"></nobr></output>